2006.10.17
邦邦仍是持續頭痛頭暈,知道喝蔬菜湯會有好轉反應,不過持續這樣久,倒是有些不捨與擔憂。常景蔬菜湯的簡阿姨建議我讓邦邦加量,嗯!有些困難呢!上學的孩子。

對兒子而言,從出生的那一刻,因為頭圍太大,而被迫吸出,從小到現在,大大小小的頭部撞傷就數不清,較嚴重的,在紐西蘭就有2次(一次在鞦韆上摔下、一次在遊樂場摔下),國小5年級時在溜滑梯摔下碰到石頭,流的滿衣是血的畫面仍歷歷在目,常會頭痛頭暈自是必然了,希望他喝蔬菜湯的好轉反應真能幫助他恢復,尤其是蔬菜湯"聽說"對於任何腦部創傷非常有效。

陽昨天開始右肩痛(之前幾年的舊傷)。

我自己倒是早起時的眼睛酸澀好多了,如果黃斑部病變不再惡化對我這樣熱愛文字的人來說真是好消息呀!不過,我倒是明顯感覺皮膚不像往年秋天時那樣乾澀了。

我常想,敎書是我很喜歡的工作,從中也獲得成就感及有了穩定的收入,但是在我的眼睛不容自己過度付出情況下,推廣健康倒是另一種使命感;尤其是媽媽婆婆相繼過世於癌症,讓人想選擇另一種天命已盡的結束,而不是惡性細胞的增生。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阿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