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ose

「死亡的發端」

從在胚胎就開始了,每天死亡汰換的細胞,讓我們活得更健康,像游泳踢腿,縮回是為了前進。

「由赫比癌症生命的倒數,看死亡扮演的角色」

死亡是緩慢的過程,除了控制癌末的疼痛,死亡地點的選擇、死亡方式的選擇都需要決定。

了解死亡就不再擔憂嗎?

疼痛是死亡前的難耐。醫護人員盡力幫助控制疼痛,但是病人的身體還是會忽好忽壞,從而產生輕生念頭,這個時候,很明顯地看出人們不是為舉終結的時刻,而是疼痛虛弱消磨了求生存的意志力。所以赫比要求不合法的安樂死注射,但被拒絕。

死亡究竟在人類扮演何種角色?當知道生命即將、已經漸漸步入尾聲,就是「等死」?

這時,『把握今天』的想法就會出現,這個老生常談的『活在當下』,才不僅僅是口號。對癌末病患而言,這個當下,是以何種姿態呈現?

與疼痛同在?認知虛弱的無能對抗?

死亡的樣貌:不是心跳停止就等同死亡,必須觀察腦幹,聽力是最後消失的器官。

 

「瀕死經驗」

影片中有幾位沒有真正死去的經驗是相同的:進入盡頭有光的山洞,感覺溫暖、安全、舒服。

與腦部缺氧的飛行員經驗相同,實驗證實高度重力下與瀕死感受一樣,腦內的機制會分泌快樂脫離現實的因子。

 

「家人與死亡教育」

照顧者的角色是如釋重負,妻子認為,她的功課才要開始。是悲傷?獨自的生活?經濟的問題?

赫比決定將骨灰灑在玫瑰園中,在大家的歌聲中完滿歸土儀式。

小孩子在臨終前被帶到赫比床頭:碰觸臨終者,帶來的溫暖無以言喻。這在國內的教育一直是隱晦缺乏的,「碰觸」才是溫暖的泉源。

 

arrow
arrow

    阿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