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老師夫婦送來一大束百合,祝我們教師節快樂。

花剛來時每一朵都含羞脈脈,3、4天後,一大束花膨脹了2倍,我把花移到客廳入口處,百合的味道很濃郁,不是我和陽喜歡的味道,屋子裡充塞這樣的味道一整週,一開門便迎面撲來,旋即閉氣,我們對於味道總是低調。

其實,我不喜歡花束(別人送花挺有情意,甚喜之,是對其心意。),相對於絕大多數喜歡人家送花的人,我算異類,小阿姨就常因為姨丈不曾送她花哀怨以對,我和陽特地到花店幫她訂了一大束花,小阿姨雖然驚喜,心中的缺憾想必未能彌補,到底最在乎的是送花的那個人吧!

我之所以不喜歡花束(不是不喜花),原因倒是振振有詞的。

一如剛剛所述,起初含羞脈脈的花苞,在短短幾天盛極而衰敗,花苞初來乍到的清香,沒有多久時間便腐敗發臭,這樣象徵衰微的落寞,多則10天,短則5日,匆匆下幕的殘破相,總讓易感的我不歡。

倒是從來沒有聽人說起,不喜歡花束,不知有沒有人是和我一樣的呢?

凡事都有例外,每天冬季,我喜歡花50元買一大把野薑花,我喜歡野薑花的撩人,野薑花凋了之後,花瓣不似百合落滿一桌,連花帶莖梗直直發黃,雖然仍是氣數盡頭,因為偏愛,便不計較,這是偏私。好友芬玲也曾再來台南時送我一大把野薑花,香氣至今縈繞。

很多年前的情人節,陽曾買過一束粉玫瑰送我,2年前從紐西蘭回國,他帶著女兒,捧著一大把鮮花,都讓我感動。我曾經告訴陽,相對於花,我喜歡盆栽,盆栽有生氣,有無限可能,幸運的話,盆栽通常都可以在我這個懶人的照料下活過一季,更有幸者,明年照樣春來發枝,密密綿長,可是,總是沒有收過盆栽的禮物(真奇怪,相對於花束的昂貴,盆栽真實惠哩!),想來,在人來人往的機場,合抱盆栽送禮總歸是既不浪漫又不優雅吧!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阿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