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ose
【啟程】
2009/8/23下午,終於要出發和孩子夜騎,我們的目標是要到歸仁的高鐵站。
前一天,陽到學生志偉處借了2輛腳踏車,加上我的捷安特電動車,邦邦的交通腳踏車。出發前,陽將我的座椅稍微調高,以便騎長途,車前籃子放著相機袋,內裝我350D和新買的5D2。
5:40分左右,我們就由大橋出發,現在想來,忘記先拍出發照是一大遺憾。

【沿路】
星期日的下午,一路都是人與車,由中山南路轉高速公路邊騎,4人一列,女兒、兒子、先生輪流騎著3輛車,等紅綠燈的空檔,我們做短暫的交談,又上路。由永康大橋騎到仁德交流道。

【空白】
最後的記憶是過了裕農路了,然後腦海中,一直沒有辦法重現事情發生的前後數分鐘。
我的眼睛睜不開,彷彿夢中,沒有不太舒服的感覺,因為我在溫暖的懷中,然後,似乎又被放下,聽見陽略帶指責的聲音:救護車怎麼還沒來?已經5、6分鐘了。
救護車?啊!有人出事了。
而我,怎麼睜不開眼,是我嗎?我的眼睛睜不開。左後腦開始覺得脹脹痛痛的,需要救護車的,原來是我。

【救護車上】
消防隊員將我的脖子用頸圈固定,我被抬上車,眼睛睜不太開,怕光。
2位大男生在車上檢查我身上的外傷,很清楚知道他們幫我上藥,右膝蓋、左手肘都被擦了藥,不痛,我還在迷迷糊糊脹脹的頭痛中。他們看了我的頭傷,止血了。
大男生問我的名字,我一個字一個字緩慢且清楚的回答,我不該說話這樣慢的,我沒有辦法連貫我的句子。我,怎麼了?

【市立醫院】
我被輕柔的抬下車,很亮,閉著演努力用我的感官覺察這樣的環境,2個大男生的影子,一直陪在我身邊,直到護士及一位志工伯伯的聲音出現,我沒有辦法睜開眼,謝謝這2位大男生,他們在救護車上很溫柔的對待我的傷及人。
很亮,除了頭痛,我開始有些噁心。
護士問:家屬呢?我不知道。護士又說:要照電腦斷層需要簽同意書。可是,他們不等了,我被志工伯伯推去照X光及電腦斷層,脖子上仍然圍著令我轉動困難的頸圈,我想,我像被噴灑跳蚤藥的大型犬。

電腦斷層時,護士問我能自己移動到另一張床嗎?
我~試~試~看。
我流暢的語言能力,還沒回來。

照完,我被推回急診室,稍後,警察來了,問了我的名字、出生年月日、身分證及住址、電話,我一字一字緩慢如鐘錶滴答,但是,完全不假思索。

然後,我親愛的家人出現了。
醫生告訴陽,電腦掃描的結果,並沒有顱內出血,但是需要觀察,我被吊著因我過敏體質沒加任何藥劑的生理食鹽水,躺在急診室發高燒阿伯的旁邊。

【還原】
6:20左右,我們行經仁德交流道邊時,一位載著要當兵兒子的媽媽摩托車,兒子手上拿著軍中要用的大大抽屜整理箱,就是突出許多的整理箱掃到我的腳踏車把手,騎在我後面的女兒,看到我翻轉了180度(我一直覺得應該不只這個角度吧!),殿後的陽只聽到2個孩子的驚叫聲,他看到我時,我已經躺在地上,一時驚慌的他,將我抱起,女兒驚呼不要動,陽馬上覺得他的手都濕了,我的左後腦流血了,他用我頭上的頭巾緊緊的壓著,直到止血。

肇事的母子也嚇到了,忘記要叫救護車,旁邊餐廳的客人跑出來問要不要幫忙,路邊經過的一輛白車趕緊將車停在我的後邊,並充當指揮,避免我被撞上,後來由孩子拿著車前燈警示指揮,直到我被送上救護車。

【奔波】
救護車上的消防隊員說不需要家屬跟,陽便和孩子先騎車回家,結果,女兒騎的摺疊車,莫名奇妙的氣漏光了,加上我騎的動不了的電動車,2輛車被鎖在一起,陽只好載著兒子,女兒背著相機袋騎回大橋,再開車到市立醫院。

陽後來又和女兒開車回家裝腳踏車架再到出事地點載回2輛停擺的腳踏車。

【驚嚇的孩子】
女兒及兒子,在事發後都哭了,這種驚嚇很無奈,特別是:連續2年我們都有家長因為撞到後腦而昏迷不醒往生,在孩子心中多少留下陰影吧!

【回家】
當天12點多我就回家觀察休養了。

【感謝】
謝謝陽的乾姐,正好由基隆到台南,到家中幫我們煮了2天的飯。
謝謝辦公室的夥伴,接替我受傷休養期間所有大大小小的事。
謝謝社大的同學,在上課第一天我就缺課,你們結伴來探望。
謝謝黃先生黃太太和小耘、美靜、秀燕的探望問候。
謝謝要來看我,我卻沒辦法下樓開門的瑜雯和懿萍,謝謝擔心的亭軒和打電話來說他受到驚嚇的健傑。
謝謝許許多多家長的問候。
謝謝幫我上藥,跑了好多趟的葉醫生,你帶好多冰,誘惑腦部受傷的我。
謝謝大弟夫婦和睿哲專程跑來台南看我,謝謝小弟的問候,還幫我們到鄉下餵狗。
謝謝貼心的兒子幫我按摩,謝謝女兒幫忙煮飯,謝謝從認識我以後就不停照顧體弱多事的我的先生。
謝謝大家。


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阿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