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和妍鈴密集討論起農場上的建築,也看了非常多的建築書,想法很多,希望很多,落實卻有些距離,今天到農場,看見地上落下的柿子,興起再幫農場留影做紀念的念頭。



稍紅些的柿子,很快便進入鳥兒及蟲兒的肚中。


柿子樹禁不住柿子的重量,枝葉都快垂到地面,李先生用了一根竹竿撐起過重的柿子樹幹。
這些柿子樹,因為我們不食用,明年規劃農地,有可能就被剷除了。


據說,去除柿子的苦澀必須將柿子泡石灰水,當年,是誰發現的呢?


綠色葡萄年年結子,年年不及品嚐,葡萄葉許是被毛毛蟲啃咬的坑坑洞洞。


今天,看到許多飛舞的蜻蜓,不及留影,卻有隻蝴蝶,吸食大花咸豐草的蜜汁,讓我拍個過癮。






獨立山系的山一直都是霧濛濛的美。


除草時,不經意發現這裡有一條似是溪流流經的溪道,可惜,連88水災這樣的雨量,仍未能自然形成溪流。


秋天的播種季節已到,頭傷卻未癒,祇能望著荒廡的菜園。
鄉下喝茶,仍是最愛的活動。





今年檸檬產量不多,但是顆顆能吃。


喜歡野薑花的白與香,將花剪下,回來擺在餐桌,像是將清新的空氣帶回台南,舒服極了。
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阿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